在线播放国产熟睡乱子伦

成人抖音豆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音乐声已经响起,还别说,她这里的音响倒是很不错。

于是大家开始喝酒。开始的时候那两位女教师还显得有些拘谨,但是几杯酒喝下后就变得大方起来。

过了大约半小时后肖倩华提议道:“我们还是一边喝酒一边去跳舞吧。唱歌也行。”

我去看邹厅长和康德茂,他们都说“好”。

肖倩华首先来请我跳舞,我不好拒绝,心想不就是跳舞吗?而且这里还有其他的人。于是就朝她微笑着去到了舞池里面。

舞池里面的灯光有些暗淡,朱丹请的康德茂,一位女教师和邹厅长在一起,另一位在陪孙局长跳。孙局长的个子很矮小,和那位女教师跳舞的姿势显得有些搞笑。

我非常注意地与肖倩华保持着一种距离,她倒是也比较注意。不过她的舞步很轻盈,我触手所及的她的腰部给人以紧致之感。这个女人的身材保持得相当不错。我心里这样在想道。

“还是在卫生局工作起来习惯些,是吧?”我觉得我们这样的跳舞太过沉闷,于是便问她道。

她点头,“嗯。其实我就适合坐办公室的工作。冯市长,我觉得自己很惭愧,本想在工业园区好好干的,但是有些事情我就是想不到。所以那时候您批评我,一方面我心里很难受,另一方面也觉得压力挺大的。我有些看不起我自己。”

我笑着说道:“别这样说。每个人的特长不一样,当时我的工作方法也有问题,主要还是我心里太着急了,毕竟市里面给我的压力太大。别怪罪我啊?”

她笑着说道:“怎么会呢?我还担心您瞧不起我呢。”

邻家小姑娘的清纯写真

我摇头道:“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自己瞧得起自己。呵呵!现在看来,现在的位子对更合适。不过也应该进一步锻炼自己,对自己要有更高的要求,说不定今后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让去做呢。”

她说:“谢谢冯市长的鼓励。”

其实我的这些话有些违心,完全是想到了她和陈书记的关系才说了这样的一些话。不过我同时也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太不自量力——如今这个位子对她来讲就已经有些勉强了,而且我也曾听到一些下面人关于她的传言。她怎么就不去多想想自己能力的问题呢?由此可见女人有时候还真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动物,她们思考问题可能比我们男人更现实。不,应该是更梦幻。

后来我们喝酒的时候就少了很多,后边的时间主要是在跳舞了。没人去唱歌。

我和肖倩华跳完后接下来朱丹来邀请了我。我和她进入到舞池里面,当我们随着音乐的节奏轻快地跳起舞来的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竟然是那么的高。随即就问她道:“起码有一米七吧?”

她笑着回答我道:“脱了鞋子,一米七二。”

我很是诧异,“老家不是我们江南人吧?怎么这么高?”

她笑着点头道:“我是在东北出生的,父母当时在那边工作,我上高中的时候随他们一起回到了江南。因为我普通话说得好,所以就进了电视台。我是我们上江市电视台的老人了。”

我顿时就笑,“算是什么老人?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

她即刻娇媚地对我说道:“冯市长,您好坏,想套出我的年龄啊?我们女人的年龄可是保密的。”

我不禁就笑,“我要知道的年龄还不容易?调看一下的档案就可以了。”

她顿时就笑,“冯市长,您这是滥用职权。”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她的牙特别的白,而且笑容给人以特别甜美的感觉。还有就是她的声音,她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种柔柔的、摄人心魄的力量。

我不想继续和她谈论这样的话题了,但是却又不得不继续和她说话,因为在这样的场景下,沉默会让人更加都容易浮想联翩。也许是今天喝多了酒,也可能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和女人在一起的缘故,今天我的内心特别地容易浮动。

我随即就问了她另外的问题,“这酒吧怎么这么差的生意啊?亏了不少吧?”

她顿时就叹息,“是啊。当时我就想,我们上江市的酒吧很少,应该生意不错的。何况我在这里还算是有点名气。开业的时候生意倒是还不错,可是后来就不行了。”

我似乎明白了,于是就笑道:“肯定开始来这里的那些人都是有着某种目的的,或许是太过孤傲,所以伤了人家的心了。”

她诧异地看着我,“冯市长,您怎么知道的?”

我笑着说道:“像这样的酒吧,官员是不可能来的。来的要吗是做生意的,要吗是社会上的小青年。肯定不愿意去陪那样的人……呵呵,别误会,我没有其它什么意思。可能是觉得那样的人素质较差,所以也就不愿意像开始的时候那样陪他们了。是这样的吧?”

她在看着我,黯淡的灯光下她的牙更加的洁白,而且她的眼睛里面也出现了一种亮晶晶的东西,“冯市长,您这位曾经的医学院教授就是不一样啊,连这都能够分析得到。是的,那些人非得要我陪他们喝酒。我的播音员,必须注意保护好嗓子,而且也不能天天喝醉,那样的话会影响到工作的。后来我让父亲来帮我经营这里,结果那些人就再也不来了。”

我禁不住就笑了起来。

她即刻嗔怪地道:“冯市长,不准笑我!”

我竭力地忍住笑,“那么,是准备把这里关掉了是吧?”

她点头,“是啊。每个月的租金都要一千多块呢。再不关门的话就亏大了。”

我说:“暂时不要关吧,其实这样的地方也很不错,清静才是这里的特色啊。这地方搞错咖啡屋倒是很不错,说不定生意会好起来的。”

她看着我,“冯市长,除非您也来投资。我可是不敢继续开下去了。”

我笑道:“我可不会在这里投资。算了,关掉吧,今后可以在我们新建的古建筑里面开一家咖啡屋什么的,那里的环境更合适。”

她摇头道:“不开了。亏得我害怕了。我父母的积蓄都被我糟蹋得差不多了,再亏下去的话我就无法去面对他们了。”

我问她道:“到目前为止,亏了多少?”

她回答我道:“起码有五、六万了吧。”

我笑着说道:“那等春节后再关门吧。最近我倒是可以经常来照顾的生意,这样的话也可以少亏一点。”

她顿时高兴起来,“真的?太好了。一会儿我敬您一杯酒。”

我即刻摇头道:“那倒不用。的嗓子坏掉了,我可付不起责任。到时候有人问:朱丹的嗓子怎么坏掉的啊?于是有人就说:是冯市长让她喝酒坏掉的。得,我就成了我们上江市的大罪人了。”

她不住地笑,“冯市长,您真会开玩笑。”

这时候这一曲音乐刚好结束,在她的花枝乱颤中。我和她分开的那一瞬间,她身体的前面从我的胳膊上拂过,顿时让我的内心震颤了一下——她的胸部好大,还柔软……